搜尋

《罪該萬死後分享,天堂也好,地獄也罷》之 (三)


Chapter 2 嘉年華


炎熱的一天,費先生在人潮湧湧的街頭碰見他-他撞倒一女子後呆若木雞站著不動。


費 : hi。好耐冇見。 他 : 【震驚】 ⋯⋯hi。好耐冇見。 費: 今日真係熱。 他: ⋯⋯係,今日真係熱。 費: 幾好嘛呢排。 他: 幾好,啱啱陪太太接完阿仔放學。 費: 廿四孝老公。廿四孝老豆。 他: 哈哈哈,哈哈。【清一清喉嚨】 費: 仲做緊果行? 他: 係,仲係果間Firm 費: 咁佢地呢? 他: 吓? 費: 另外果二個呢? 他: 哦,哦,仲係同一間。 費: 你地隊Band仲有冇表演? 他: 啊,解散左,解散左好耐。 費: 唔,真係可惜。 【靜默】 他: 我都係走先。【離去】


20年前的一天,他與兩名同事組成一隊業餘管樂隊於啤酒嘉年華中表演,那一天天氣也炎熱,他們喝了不少啤酒,醉醺醺的他不小心撞倒提供啤酒的女侍應,她全身濕透露出衣服裡的銅體;然後他們⋯⋯


20年前,費先生剛成為執業律師,這是他人生首單CASE,雖緊張但形勢於辯方中很有利:被告戴了面具,受害者辯認不了、天氣熱警察處理物証失當,滋生細菌,分析不了DNA、醫生搶救時把受害人肛門陰道之證據全部清除、刑事訴訟過程,被告無需為己辯護,可以選擇保持緘默。


「被人掉左喺舞台底。全身光脫脫,攤左喺爛泥度。」 「成身浸住精液,血,仲有尿。班禽獸向佢痾尿。」 「背脊同手臂插滿玻璃,兩條肋骨斷左,左臂鼻骨斷左 。佢郁唔到,講唔到野,嗌救命都嗌唔到。」 「你有仔女嘛?應該未有,你未明。果班人有仔女。佢地會明。你唔明,咁唔好講呢樣,我地講男人。作為一個男人,有D野,唔係比起法律更加緊要咩?你地喺審訊過程會點回應,我知,我只係⋯⋯【頓】先生,我為我所做嘅事道歉。」

費先生離開羈留室,她的爸爸對他動粗,說了這番說話。然後⋯⋯

三名被告保持緘默,因此無證據證明他們犯案。 三名被告撤銷羈押,當場釋放。

費先生一夜之間長大成人,他知道事情再也不是這麼簡單: 「有罪孽,唔代表犯罪,冇犯罪,唔代表冇罪咎感。」


-(意念來自小說《罪咎》慶典p.015-025)


Photo by Carmen So


音樂- Alkohol (Goran Bregović)





3 次查看0 則留言